堅持隱患治理 ?夯實管理基礎 ?預防消除事故
2021-09-29

9月9日上午8時,三大載體協同工作會議在特材南四樓會議室舉行,集團標辦、以財務為中心辦公室、人力委干部處分別通報了8月份工作開展情況,對9月份工作計劃做出安排,并由標準化、以財務為中心工作優差典型做經驗分享、教訓總結。期間,由董辦組織發展處通報8月份各單位組織績效及重點工作計劃完成情況,人力委員會總監韓曉龍做自我批評。在聽取了各單位工作匯報及總結反思后,董事長朱書成就當天2#高爐風口燒穿、噴濺事故進行分析,對隱患治理、預防事故提出具體要求。

朱書成指出,今年4月至今,漢冶始終延續著既沒有跳脫“形勢一好就事故不斷”的陷阱,也沒有打破“該抓的機遇沒有抓住,該實現的經營目標沒有實現”的怪圈,這個月2#高爐事故讓我們的管理備忘錄又添上了恥辱的兩筆。迷信的人甚至認為這是漢冶運氣不好,要燒香求仙,但任何事情都講究科學規律,事故的發生不是運氣的好壞決定,而是一個個隱患積累、暴發所致,是量變到質變的過程。這一點海恩法則早有詮釋——每一起嚴重事故的背后,必然有29次輕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隱患。

由于第二季度漢冶事故不斷,加之下半年漢冶要迎接大生產,對生產經營管理的挑戰更大,對每個員工的要求更高。配備了這么高的產能裝備,如果再因事故無法發揮,不僅僅是集團收回投資周期更長,員工的工資損失將更大。良田萬頃,我們的員工原本可揮汗如雨,大獲豐收,但如果按照第二季度事故狀況和生產節奏,縱有萬頃良田,收獲也只是果腹而已。

于是他在6月多次召開事故分析會,一輪又一輪的研討、分析,在7月三大載體會上,系統歸納分析了第二季度事故原因,揭示了七大問題,總結了六大措施,要求漢冶全面治理、解決,集團標辦負責推動,董辦督促落實。

在這種情況下,7-8月漢冶事故控制略有好轉,事故起數、損失整體下降,重特大事故由6月份的5起,下降至每月1起,但小事故數量沒有任何變化,每個月仍在45-50起,事故數量仍然龐大到可怕。由此可看出,漢冶一直沒有杜絕重特大事故的原因,就是由眾多數量可怕的小事故積聚而來,可以說9月小高爐的這兩起事故,就是因小事故久拖不處置而起,這些小事故折射的還是基礎管理工作不牢、夯實的不夠,一是干部沒有系統處置產量與隱患的關系;二是標準化文本仍然存在空白和盲區;三是管理松懈,基本功退步;四是干部“三個中心”落實不到位,過程關注不到位;這四個問題,第二和第四個問題,在前期總結的七大問題中就已存在,現在還犯這樣的錯誤,用“屢教不改”似乎也表達不出漢冶“執迷不悟”的程度。

第一,干部沒有系統處置產量與隱患的關系。

為什么形勢一好,我們就容易出事故?這里有個關鍵原因所在,就是形勢好時,大家都心急,急于大干快上,抓住該抓住的機遇,實現該實現的利潤。在這個過程中,其一是人急心浮躁;其二是產量成為衡量一切抓住市場的標志,為了產量,拖一拖隱患,為了產量,讓設備再超負荷轉一轉。然而欲速則不達,由于強拖、強撐,忽略了處置隱患,忽略了設備的承受能力,以致于隱患暴發,事故出的招架不住,產量也沒抓住。

干部在產量與隱患之間,不約而同地選擇了先抓住眼前能抓住的,忽略了事物處置的先后邏輯關系,忽略了基礎不牢、地動山搖的警告,沒有辯證地看待,沒有系統地處置。

第二,標準仍然存在空白和盲區。

這兩次事故,既是管理事故,也是人為事故,反映出鐵廠標準化工作整體退步嚴重,從現場及掌握的事實情況來看,小高爐的管理至少有四個問題:

一是焦炭質量。準一級焦本應作為1#、2#高爐的主力焦,可好焦全部供給3#高爐,導致1#、2#高爐頻繁塌滑料,爐況不順;二是焦炭水分管控不到位。之前“班班評估焦炭水分,保證高爐負荷穩定”的標準未堅持落實,近期頻繁下雨造成焦炭水分高,入爐時未扣減水分、調整焦比,導致爐涼;三是爐溫控制標準缺失。爐溫持續達2.0以上,高時達2.5,造成鐵水發黏。休風剛換的風口小套,復風后連續燒壞;四是看水工職責不強化、標準粗放。發現小套漏水,不是及時通知生產調度,休風組織更換,而是硬拖到白班人員上班,非要兩班人馬一起更換,致使小套、中套燒穿、噴濺。同時,也忽略了風口小套漏水后,“不間斷檢查”是堅持使用的前提條件,一旦發現異常,必須第一時間通知休風處理,而不是小套漏水長達2個小時,還不檢查風口。

在全集團爭先恐后重視標準化排序的當下,1#、2#高爐的管理卻持續倒退,管理無制度可依、標準缺失,以往的好習慣不堅持,發現了問題不解決,這是讓人不能原諒的,這都是標準化管理工作中的空白和盲區。試想今天的2#高爐燒穿噴濺事故,如果傷及了員工生命,或是事故發生在3#高爐,結局只會令我們追悔莫及。

這兩次事故足以證明,標準文本的完善和優化刻不容緩,這是源頭問題。標準化工作要系統處置,一定要先從源頭治理,不能只顧執行,如果源頭的工作做不好,執行做的好,萬一是方向性錯誤,可能會適得其反,甚至會鑄成大錯。

第三,管理松懈,基本功退步。

朱書成指出,迎接大生產,生產節奏繃得更緊,只會對生產經營管理的要求更高,對人的要求更高,挑戰難度大了,壓力自然更大。從干部到員工,都應該更加“戰戰兢兢、如臨深淵、如履薄冰”才對,不能有一絲浮躁之心,不能有一點疏忽大意,天天勤練兵,才有可能保證生產順行。

但漢冶自從去年管理有了些許進步,逐漸獲得一些認可后,不再小心翼翼,有了一點小驕傲,管理開始松懈,再加上產量提升的挑戰,原本就不扎實的基本功,一松懈就出現了大滑坡,結果事故給了我們當頭棒喝,連續三個月,事故一再攀升。

俗語云“打死犟嘴的,淹死會水的”,這個道理是在勸誡人們,不要自持自傲,行事要謙虛有度,但凡事有必然,也會有偶然,有時偶然會多于必然,不會水的,見水就怕,不輕易下水,因此淹不著;而會水的敢于下水,常常自以為是,低估了水的復雜性,因此專淹會水的。我們應從中吸取教訓,摒棄浮躁心理,時時懷著敬畏之心,保持清醒,沉著面對眼前的挑戰,不要為過去的一些小成就而沾沾自喜,也不要為現在的事故而躊躇不前。

第四,干部“三個中心”落實不到位,未關注過程。

這在去年軋鋼廠不順行期間,表現尤為明顯,后來要求軋鋼廠干部每天至少6小時在現場,由雙查改為三查后,干部深入一線情況好轉,軋鋼廠現在雖然未達到預期產量,生產順行已基本做到,但煉鐵廠、煉鋼廠的干部在落實“三個中心”工作上嚴重退步。

這從焦炭水分不評估,導致小高爐出管道事故,看水工發現小套漏水,強拖著不休風換小套即可看出。如果這些問題,干部能在現場及時發現,堅持問題導向,能和員工多說幾句話,何至于到出事故的程度,“休風換小套”就是干部給員工交待一句話的事。換言之,如果是個負責任的好干部,把高爐過去那些好的經驗總結固化成了標準,形成了員工的肌肉記憶,練成了員工的習慣動作,我們還會出這么大事故?換個風口小套休風1小時,出事故搶修時間至少是換風口小套的二三十倍,更關鍵的是員工生命安全受到影響,這要是出了事,良心何安?煉鐵廠小高爐干部簡直讓人心寒。

 

對于以上這四個問題,朱書成強調,要從六個方面來夯實、提升,一是干部繼續落實“三個中心”;二是踐行龍成文化的內涵和要義,系統處置產量和隱患的關系;三是收集行業內事故案例,優化完善標準文本;四是幫扶煉鐵廠、煉鋼廠,促進生產順行;五是抓實設備“三個六”工作;六是抓牢安全管理。通過執行這六個措施,盡快實現漢冶事故減少、員工工資上漲的好局面。

 

第一,干部繼續落實“三個中心”。

朱書成指出,近幾年,我們不再提倡過去的結果導向、目標導向,堅持過程導向、問題導向,就是因為過去只關注產量,忽視了過程中的問題,不斷出現質量、停產事故。為此我們反復強調堅持問題導向,過程重于結果,只有過程的細致到位,才有圓滿的結果,沒有過程就沒有結果,真正經過長期艱苦奮斗拼搏出來的成績,一定是抓過程的,過程好結果自然好,過程不好結果就差,沒有過程不好而結果好的事。堅持問題導向,就是要關注過程,向過程要問題,向問題要結果,過程決定結果,過程中隱藏著各種各樣的問題,這是不好認識、發現和解決的。

因此要求干部“以現場為中心、以問題為中心、以瓶徑為中心”,解決過程關注不足的問題,只有保持高度警覺,深入進去,認真發現問題、暴露問題、解決問題、關閉問題,才能確保生產順行。

第二,踐行龍成文化的內涵和要義,系統處置產量和隱患的關系。

朱書成強調,領導干部要有辯證思維、系統思維,既要一分為二的看待問題,又要系統全面的處理問題。既要一手抓產量,又要一手抓隱患,隱患就是問題,抓隱患要重于抓產量,這是產量與隱患的關系,是基本處置邏輯,不容混淆,不能動搖。之前對此雖有過強調但不多,因為產量是絕對要重視的,低成本、高利潤皆與產量緊密相聯。不過再重視產量,也要處理隱患,隱患涉及生存底線,一定要處理,不能碰觸,隱患如果不解決,終將產量也會歸零。

要求干部在抓產量與隱患時,踐行龍成文化的內涵和要義——堅持問題導向,發揚釘釘子精神,嚴字當頭,大處著眼,細處著手,系統處置,馳而不息,久久為功。這是復盤龍成三十年經歷實踐、總結龍成三十年經驗教訓中而來,每個字都有其歷史淵源和出處。

“天下難事必作于易,天下大事必作于細”,大問題的突破往往先從小問題開始,真正想把一件事情做成專家、掌握規律,就必須從點點滴滴、時時處處著手,大而化之、粗而糙之是干不成事情的。在大處著眼、細處著手的基礎上還要做到系統處置,因為一蟻之穴可潰千里之堤,一塊馬蹄鐵就可以導致一場戰爭的失敗,只有堅持發展地而不是靜止地、全面地而不是片面地、系統地而不是零散地、普遍聯系地而不是單一孤立地觀察事物、認識問題,才能使行動有正確指針,才能妥善處理好各種大問題、小細節。

第三,收集行業內事故案例,優化完善標準文本。

鋼鐵行業危險要素多,事故頻發,操作和管理難度大,但同時鋼鐵行業又是一個極其成熟的行業,不僅我們在一二十年的從業過程中積累了很多事故案例,而且行業內各種各樣的事故案例都非常多,完全可以借鑒,進而完善優化標準文本,這是當前的核心工作。

一是集團標辦要發動主體生產公司,收集本單位以及行業內典型事故案例,尤其是特鋼和煤高效兩大事業部;要培訓學習事故案例,按照四不放過的標準,深入分析事故原因,參照事故案例,排查生產現場是否有違規行為和隱患;三要結合排查出的隱患,拿出處理、預防辦法,優化完善標準文本,消除標準文本的空白、盲區;四是培訓優化完善后的標準文本,工作按標準執行是基本要求,標準化文本的內容必須牢記、爛熟于心,優化后的文本就是使用說明書,記不住就可能在執行過程中出現偏差,所以必須培訓到位;五要嚴格執行、稽查,標準化文本制定和優化的再好,執行不到位,就是徒勞無功的擺設,要把標準化的執行情況,置于不同形式的監督之下,通過一定時期的強制推行,把優化后的標準變為習慣性動作。

這五條要求環環相扣,缺一不可。集團標辦要圍繞這五條要求,在主體生產單位掀起查隱患、防事故的高潮,力爭從根子上消除事故,從基礎上預防事故。

第四,幫扶煉鐵廠、煉鋼廠,促進生產順行。

隨著煤氣發電廠上馬,漢冶煤氣已由過去的放散,轉變為現在的有效利用,一旦高爐發生休風事故,發電廠將被迫停產,對生產經營產生極大影響,損失不可估量。隨著高爐冶強的提升,富氧越來越高,會帶來一系列不可預料的問題,并且高爐事故不同于其他事故,大部分事故只要設備搶修完成了,就可以恢復生產秩序,但高爐即使搶修很快,想順行也需要較長的時間過程,大高爐需要十天至半個月,小高爐至少也得四五天,高爐一旦發生事故,損失是以千萬為單位計。因此,在生產秩序上,我們只強調一個中心,即“以高爐為中心”。

3#連鑄機是為3800軋機配套設計,即使漢冶建成4#連鑄機,也代替不了3#連鑄機的地位,因為3#連鑄機的順行,決定著3800軋機的產量,也就是3#連鑄機產量高、質量好,3800軋機就產量高。當前3#連鑄機設備狀況堪憂,幾乎每月都有漏鋼事故,且鑄坯劃痕持續不解決,輥子集渣、不轉問題越來越嚴重,造成導致3800軋機產量受限,后線修磨負擔加重,鋼板在線積壓,無法入庫,這已成為兩廠之間的瓶徑。

朱書成要求,集團標辦、漢冶公司要認識到高爐問題無小事,必須強化“以高爐為中心”機制,細化“前堵后防不漏鋼”機制,集團標辦、漢冶公司要將此作為管理重心,將煉鐵廠、煉鋼廠作為幫扶對象,直至生產順行為止。

強化“以高爐為中心”機制。一要確立3個高爐生產處理先后秩序,一般情況下,3#高爐在前,1#、2#高爐在后,當前1#、2#高爐須抓緊恢復順行。二是1#、2#高爐要學習3#高爐落實日體檢制度,要從送風制度及鼓風動能、兩股氣流分布情況、爐墻規整性、爐缸工作狀態、軟融帶狀態、焦炭質量及穩定情況、燒結質量及穩定情況,做好這七個狀態的評估。三要保證3個高爐好焦炭的供給,煉鐵廠要修訂小高爐焦炭管理標準,解決小高爐焦炭配比不穩定問題。四是鑒于當前高爐富氧,開始上頂壓,一定要做好煤氣管道、送風管道、膨脹節等的探傷、焊接、包覆工作;在確保安全的條件下,高爐要抓緊上頂壓。

細化“前堵后防不漏鋼”機制。近期幾次漏鋼都發生在開澆時段,有些甚至是開澆前準備工作不到位的低級錯誤造成,包括鑄坯劃痕問題。這些都不是什么技術難度高的要求,只要把標準操作到位,把設備點巡檢、維保做到位,就不會有這么大的問題。

煉鋼廠技術科要將“前堵后防不漏鋼”機制轉化到機修工、操作工崗位標準中,形成易記、可操作的崗位標準;并且當前煉鋼廠小事故太多,這些小事故的預防、隱患的解決,和防漏鋼標準的執行,完全依靠標準化的強力執行手段,沒有他法。

因此煉鋼廠標辦一定要發揮作用,一要學習集團標辦的強硬作風,提高自身業務能力,既要有發現問題的能力,也要有通過建章立制來解決問題的能力;二要通過制度稽查,倒逼車間主任主動履職,主動去發現、暴露、解決、關閉問題,實現問題的閉環處理;三要善于調動員工積極性,與員工打成一片,讓員工提供問題線索,問題摸得更準確,解決起來才能更高效、精準。

第五,抓實設備“三個六”工作。

2#高爐出事故前,風口小套已經多次出現漏水嚴重、休風更換的情況。通過檢測,發現小套銅含量過低,導電率也只有50%左右,而這些決定著風口小套質量的重要技術參數,在5次簽訂風口小套采購合同時,層層失守。首先是漢冶采購部簽訂合同引用質量標準出錯,引用“十字槽沉頭螺釘第2部分鋼8.8、不銹鋼A2-70-和有色金屬CU2或CU3”標準。其次是煉鐵廠提供的圖紙中,質量標準缺失。跟隨合同提供的5次圖紙,2020年12月、2021年3月兩個批次圖紙沒有約定銅材質含量,只有2020年8月-9月三個批次圖紙中要求銅含量≥99.9%。在驗收環節虛假驗收,到貨兩個批次,第一批于1月23日驗收材質,記錄僅顯示為“銅”,沒有做成分檢測,第二批于5月27日驗收,車間用材質分析儀做了元素分析,分析結果為“銅含量98.44%;雜質磷含量0.3%,鉛含量0.24%”銅含量低于國標,雜質磷、鉛含量超過國標,這樣的參數,煉鐵廠理應做退貨處理,但由于國標引用錯誤、圖紙沒有材質要求,車間竟然予以驗收、入庫、使用,并且經過核實今天2#高爐6#風口燒穿小套正是這個批次!

漢冶能源部一定要吸取風口小套質量差的教訓,一是將此作為反面典型案例,在漢冶各單位開展宣傳教育活動。二是舉一反三,抓緊排查各類備件質量是否達標。例如電纜導電率是否達標,要測線芯、測導電率、測外皮的絕緣,輥子材質含量是否達標等;現在看備件驗收是設備“三個六”工作中較為薄弱的環節,幾乎每次設備事故,都能找到備件不驗收,或者驗收走形式的影子,能源部要蓄意改變,不能再由此發展下去,一旦排查出不達標,千萬不要再做讓步接收,該更換的更換,該退貨的退貨,如果退換協商不妥,就更換廠家重新買,再追償原廠家??偠灾?,一定要將不達標的備件、不合格的供應商拒在漢冶門外。三是材質、性能、尺寸、精度等重點技術參數,寧可質量過剩,也不能不達標。四是重點技術參數必須在合同中約定清楚,以便于后續驗收。五要吸取風口小套頻繁更換廠家的教訓,今后更換備件廠家須設定必要前提,達不到前提條件就不允許更換廠家。六是采購委要持續開展清退小供應商工作,凈化供應商隊伍,要將這項工作形成常態化,要和小供應商、不良供應商絕緣,盡量不和這些供應商打交道,要把供應商管理作為重點。七是借鑒前期事故,再次優化設備“三個六”制度,重點完善設備驗收制度。首先,要明確驗收責任人、責任領導;其次,對于能自驗的備件,要建立清晰的驗收標準,對于不能自驗的備件,要參照行業檢測方法,建立外檢單位合作關系,定清楚外檢的頻次與質量要求;能源部要經?;?、下發追責通報,確保漢冶的備件質量過關,不因備件質量差而出事故。

第六,抓牢安全管理。

一是排查著火隱患。漢冶要吸取噴濺著火的教訓,安全生產部、能源部要對全廠的主控室、電線、電纜進行一次排查,看是否存在著火隱患,排查完畢后,要督促各廠將所發現隱患整改完畢。

二是勤查安全違規動作。員工受到傷害,對干部而言是一輩子的良心債,干部一要善于發現員工的不安全行為;二要勤培訓、提升員工的安全意識,不讓員工做不安全的動作。安全生產部要對干部、安全員查處員工不安全行為的頻次進行規定,要負責糾正員工違反安全條例的違規操作行為。

三是排查逃生通道是否合規。這次小高爐事故,主控室燒毀,但未傷及員工,是不幸中的萬幸,總結經驗,主要是主控室設置的有前后兩道門作為逃生出口,爐前發生噴濺后,員工及時從后門逃出。朱書成要求,集團安環保衛處要開展逃生通道安全合規大排查活動,特別是漢冶、煤高效這樣的單位,一定要多設置安全逃生通道,不符合安全設計要求的立即整改,事關員工生命,不能有任何遲疑、懈怠。

會議末,朱書成表示,目前漢冶的工資還有上漲空間,制約工資上漲的核心原因是事故太多,當前漢冶事故造成的損失額,已與工資總額不相上下,也導致產量無法提升,成本持續攀升。

每當他看到干部、員工工資因事故多、產量低而下降,總是著急、擔憂、于心不忍,就會召集中大咨詢孫老師、人力委、漢冶相關干部來研究,如何保大家的工資。其實這種做法,已經違背了他原先給自己定的規則,自中大咨詢改革以來,他已經不在工資調節上做任何要求,集團任何單位、任何人的工資,都由中大咨詢孫老師、人力委而設定。但近期還是忍不住,甚至主動取消了漢冶關鍵車間主任的所有罰款,以保其工資不下降。

其實這種行為非長久之計,漢冶干部、員工工資的上漲,一定是靠自己勤勞的雙手創造而來,一定是靠解決隱患、預防事故,提升質量、產量,降低成本而來。希望我們能抓住這一年之中的“金九銀十”再大干一番,讓企業、員工雙豐收,也希望今后我們的管理備忘錄上的教訓能少一些,優秀的經驗會多一些。

上一條:

敲黑板,新《安全生產法》修改的重點內容幫你劃好了!

下一條:

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態度,深入推進標準化

xxxxbbbb欧美残疾人,欧美高清性色生活片,97se狠狠狠狼鲁亚洲综合网,亚洲av性色在线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